XIAAV论坛 - XAV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好友、帖吧、博客、论坛等网络上,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
推广链接1
推广链接2

 

回复: 4

转世西湖-许仙

[复制链接]
冯一浪 发表于 2022-12-18 21:59:28
第1章、许先?许仙?
# x. ?' x1 K- c% A' ^  今天是个好天气,说不上风和日丽,但是和一干美女登山也是不错的消遣。我背着旅行包,五十多斤虽然沉重了点儿,,但是这可是美女校花沈澜的背包,不知道多少人抢着想替佳人分忧,能被美女青眼有加赋予重任,可是一大荣幸啊。
! W: ]( n/ a! N/ j. m# t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许先,北京医大大一新生,刚考进学校,就很幸福地参加这次十一黄金周的旅行,和校花同行。8 L$ W9 a6 z5 H  o$ S& X
  “沈澜,你的背包里东西可不少啊,好吃的一定特别多!”气喘吁吁之余,我还有力气对沈澜打趣,人家沈澜可是一身轻松,汗水都没流下几滴。9 d; Z4 R! @$ c6 T( n* c& S
  “许先,你是够哥们儿,够男人。男人就应该发扬风格,替俺们女士背包。放心,我带着老多牛肉和啤酒了,就是为了慰劳壮士们的。哈哈哈——”沈澜是大美女不假,也是如假包换的东北大妞,说话一个豪气冲天啊,让我发寒了一阵,暗暗想道,还是南方美眉比较温柔,唉,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啊。
/ n1 A/ g* W" E0 _% b- @  这遗憾就别说了,背着大包登山,平衡最不容易掌握,许先有脑子走神,想着南方山灵水秀之地的温柔美眉,脚下绊了一根树藤,朝着山路旁边的斜坡跌了下去。* j7 E& @# O+ I. @$ C- ]
  “啊——”一声惨叫传上来,沈澜和一众登山的人都吓呆了,两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许先掉到了山崖下面!几十米高的山崖,云雾封锁了视线,加上那几十斤的大包,许先岂不……?- g3 n/ V9 `8 R" f9 d$ I2 V, Z
  浑浑噩噩的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白雾中,两个男人带着墨镜酷酷地盯着自己。一个穿白西服,一个穿黑西服,样子诡异之极,手里还拎着生锈的黑色铁链子。第一时间我想起自己从山上跌下来的经过,难道又碰上了传说中的强盗?: O5 n1 E- l0 W% C! A9 R
  “大哥,我没钱,是个穷学生,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摆出一个最“苦”的造型,我对面前的两个西服男央求说道。
6 R2 R+ N/ Q: b  白西服看了一眼黑西服,咕哝一声,“这年头的新鬼怎么都脑子缺根弦儿啊?”
$ O, x2 ]# B! c0 Y  u! ?  黑西服闷声答道,“还不是普及无神论的后果,中国人都不信阴曹地府,更不知道咱们黑白无常。嘿——”2 z/ ?  O8 p3 a% i/ k; U  }
  等等,黑白无常?!!难道我……???
1 A9 n; |; @" X+ r& u; g  “没错,你死了,跟我们去地府报到,审查了你的成份,就可以排号等着投胎了。”白西服,不,应该是白无常,冷冷说道。
& {! r' _. R& E1 u' {  低头看看脚下,我竟然离地三寸漂浮着,不过这感觉和踩在实地上没有什么分别。不远处就是我的肉身,血肉模糊都看不出样子了,背上还背着沈澜的大背包,这次估计她要挨饿了。
, X! w9 Z% d# B" F; b  看看黑白无常,我尽量鼓起勇气问道,“能通融通融么?我家里还算有钱,可以给两位爷爷多烧纸钱,两位放我一马吧?”
7 F$ I: y. F1 L/ t  黑无常立即就要怒,白无常拉了他一把,冷冰冰说道,“哥,别和他生气了。现在的人啊,满脑子都是走后门搞贿赂的东西,以为咱们阴曹地府和阳间一样腐败。算了,别生气了,再过几十年就习惯了。”$ n# W3 o% b) P. Y1 H
  听白无常这么一说,我倒不好意思起来,可是我也一样不想死啊!
7 r, I8 P0 p. b# A! @3 [& S, m  没有等我跑出三步,一根冰凉的锁链绕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拖着向更浓的白雾中走去。说实在的,不疼!身体反正悬空,没有摩擦力,一点不觉得难受。被拖着走,还很省力,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气闷,脖子不舒服。, }" b/ b: w( B2 I
  “两位爷爷,两位鬼差大哥,两位祖宗,两位帅哥,两位英雄……”在我换了第一百种称谓的时候,黑白无常终于答应了我,我叫得是“两位仙官!”靠,明明是鬼吏,偏偏喜欢过仙官的瘾。' B: A& R+ {) z9 x3 ]
  “两位仙官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三代单传,一根独苗,尚未婚配,还未给我们家留下香火传人,更没有破处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我不能死啊,呜呜呜——”我声嘶力竭地哭诉着。  ], o3 U& l7 |* R5 p* r0 g
  白无常一愣,“你没有破处?和来下有小之说?”
6 B7 C. H1 h4 o; o4 R4 k  “啊,我养了一条小狗,叫小小。”我老实回答,白无常的脸却变黑了,冷冷瞪了我一眼。
" d. t8 J2 L  X& @8 z  r4 W( V  黑无常开声说道,“你小子别装死狗,站起来自己走。看开点儿,早死早投胎。下辈子当个亿万富翁或者歌星影星,不是更好?”3 s( Y" T. Z+ x1 C6 a- l7 H
  “可是,这辈子我还没有过够啊。还有,我的父母,他们谁来照顾?”想到爸妈,我的眼圈一红,心头一酸,眼泪却没有流下来。哪里听说过鬼能流眼泪的?不过,黑白无常却叹了一口气。
$ x$ i) N! z0 D5 n+ g  H0 i  “算你还有些孝心,能想到父母,现在像你这样的横死之鬼,都是戾气十足,爱心、孝心都抛到九霄云外了。”白无常看似欣慰地说了几句,黑无常也收了套在我脖子上的锁链。
% f: T8 ?$ S# n2 O7 g, A" V  “黄泉路上无客栈,我们要快点赶路了!”& {; }7 i" m/ e( _. q% p+ U
  阴风大起,我只觉得身子一轻,眼前的白雾飞速向身后退去,恍恍忽忽之间,已经来到一座大城城门前,抬头一看,上写着两个大字:丰都。& T$ d. U9 f4 ^9 r8 ~
  “走吧,进城!”黑无常推了我一把,几乎是用力把我摔进了丰都城的城门。一股阴寒在城门里涌起,走在青石板路上,丝丝寒气将我这个鬼体冻得发抖不已。
5 q0 A' a. x% ^- z1 |: Q  “两位仙官大哥,鬼也会冷么?”我傻傻问道。
+ q4 J$ l, A0 \! D( s/ d( B  “嗯。”黑无常嗯了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n9 t3 P3 r" B7 I) k# U7 T
  我仔细看了看黑无常和白无常,发现他们似乎在躲什么人一样,拼命藏在我的背后,低着头,一副不敢见人的样子。这时,一道金属摩擦样的声音响起,刺激着街上所有鬼的耳朵。
7 W; S8 O  a6 \; B* i) s  “黑白无常123号!你们两个狗东西,我找你们好久了。欠我的十五两银子快快还来!”一个丑到极点的女人蹦出来,站在街心,叉腰对着我背后的黑白无常怒目而视。要不是她的胸部两团夸张的凸起,我还真不敢认这个可怕的东西是“女人”。" Z0 j2 r1 X: p6 x0 N3 k1 o  ]1 |
  “孟、孟小姐,请您宽限几天,我们兄弟有了钱,一定还您。”一向酷酷得掉渣的黑无常,竟然像个小瘪三一样对着这位孟小姐媚笑。我几乎要吐,苦苦忍住。什么他妈的阴曹地府,一本正经的黑白无常也怕催债的??这丑八怪难道是阴间的高利贷不成?
0 f( r% b3 T- j" o' M7 ]  丑女猛然盯着我,叉腰大怒道,“新来的吧?小子,本小姐贵姓孟,人称孟姨!是阴曹赌场的董事长兼第一执行经理。你敢在心里偷偷想我是丑八怪,哼,我要把你放进油锅里炸上一百次,信不信!?”
, ?& f! C, I  H8 X( H  妈呀,梦遗?还要下油锅?这次死定了。  _+ o# W: c' @. O6 a) h
  黑白无常脸色通通发白,孟姨小姐大怒,扯住两个家伙的胳膊,说道,“还我银子,要不就去下油锅。”
/ Q8 w$ O7 r0 t! K  “孟小姐,我们兄弟还有正事要办啊,求求你放我们这一马。”黑无常苦苦哀求道。孟姨丝毫不给面子,对我恶狠狠说道,“你,自己去牛头老三那里去报到,这两个家伙我带走了,让他们外务部拿钱来赎人,要不就等着收油炸黑白无常吧!”
' f# I- r) d) E  说完,孟姨带着黑白无常123号兄弟俩走了,两个无常丝毫不敢反抗,可怜兮兮看着我,那目光充满了期待,似乎等着我去搬救兵拿钱赎人。
  A' @- J; N# t+ p& M5 g1 t/ I- G  “靠,当初老子求你们,你们不给面子。现在求我,没门儿!”我打定主意,绝不帮忙。打眼看看处身的丰都城,不错,和电影城里的宋朝皇城有几分相似,就当旅游先逛逛吧。
+ `. ]/ W, Q: d; g! Y- V  也许是这里的鬼卒多数都欠孟姨的钱,刚才孟姨这一闹,街上行人大减,冷清得吓人。幸好我不是人了,也没有了做人时的害怕,在丰都城了慢悠悠逛起来。不过,为了不被抓,我还是尽量溜边走,免得被城中心的高级官员们给撞见,治我一个什么乱闯的罪名,可担待不起。
( F+ m* n8 k/ Y' G3 e0 m0 g4 s; _  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一声哨子声响起,有鬼大叫道,“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 Q  Q. U9 H3 j! w# J! r  吓得我一激灵,赶紧躲在城墙阴影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是我被发现了?这时,一个连滚带爬的身影晃过,面前多了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长相和我居然有七分相似。他穿着一身长袍,头发上粘着几片草叶子,神色间慌张之极。看见我,他也是一惊,突然就跪下对着我不住磕头。" T* @7 W- ^) @# f
  “兄台救我,兄台救我,有妖怪要吃我!”
4 \. l5 j( X- ]' ~$ W' u0 p  看着这个神经质的老兄,我这个新鬼挠挠头,问道,“老兄,你贵姓大名啊?”* z" U1 f- ]% m) o
  “小生杭州许仙!”5 z: {* k: R  g: T' K
  许仙?看他这扮相,和电视剧里白娘子的老公许仙如出一辙,我心里大叫一声乖乖,撞见大明星了!
+ f8 {, f, t+ U5 m/ i  此刻的许仙,是被端午节白娘子喝下雄黄酒之后显出的白蛇真身给活活吓死的,神智极为混沌,总是莫名其妙地紧张害怕,见到白色的条形物体就发抖。我真是郁闷啊,好歹当初许仙也是我的羡慕对象,怎么这么衰啊?% u2 s, \9 c) L  R# h! ?
  “老兄,你老婆是妖怪有什么不好?可以用妖法替你行医治病,更能让你诸事顺利,大吉大利。我还巴不得有个妖精老婆呢!”我对吓得半死的许仙安慰道,一边拉着他快跑,沿着城墙往丰都城深处走,避开捉拿许仙的鬼吏。" J7 S$ x5 s8 }" Q
  许仙哭丧着脸,拼命摇头,“我死也不回阳间,让我和一条蛇睡觉,比杀了我还难受。唉,当初天上掉下个美人下嫁给我这个穷书生,我竟然没有想到是妖怪要谋害我!真是活该啊。”
' `& `$ }# {0 v# S  看到许仙自怨自艾的衰样,真想打他一顿,可是人家胆子小,也不是罪啊。但是,他对于白娘子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么?# a% Z0 [  r" j7 ]
  “许仙,你做人不能无情无义啊。你妻子已经坏了你的孩子,难道你就不顾念你们的夫妻之情么?她为了你肯喝雄黄酒,难道你就不能为她牺牲一些?”我对许仙进行着最后的劝导,希望他们夫妻能继续在一起,圆了传说中的美好爱情童话。
  y- T: p8 ]* I3 x+ W6 D  哪里知道,许仙大大摇头,撇嘴道,“女人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罢了,我许仙大好男儿,岂能为一个妖怪涉险?我许家可是三代单传,一根独苗,我……”还没有等这个许仙说完,我已经一拳打在他脸上。幸亏鬼不会吐血,否则他肯定已经满口牙加半根舌头加血吐出来。
6 e8 Y: ?& o/ G6 |$ _( @# `5 i  许仙捂着脸,吓得不敢再说,但是眼睛里的神色还是不以为然。没办法了,这个许仙要是见到法海老和尚,估计立即就会出卖白素贞!我靠,郁闷啊。怎么办才能保护我的白娘子不受伤害呢?此刻我已经将维护白娘子的终身幸福当成了自己的使命。
" l; L# f2 P, u, f2 H* Z5 W  X  忽然,我想到一个问题,脸色立即阴暗下来,扯着许仙的脖领子骂道,“许仙?你拿我当傻瓜是不是?白蛇的老公许仙是一千多年前的宋朝人,你怎么可能跑到现代来?我竟然被你骗了,可恶!”
, u: ~( ]8 S& W' F  许仙一愣,转而哈哈大笑,气得我又想揍他,幸好他说出了原委。
5 f" u! d- R  M, M7 J  “太好了,我穿过『回光隧道』,真的来到了一千年后!”许仙乐得眼泪都出来了,“地府的『回光隧道』能在古今随意穿梭,没有想到我误打误撞之下,终于逃离了那蛇妖的魔爪。嗯,只要我在这个时代投胎,她有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我了!”许仙洋洋得意,马上就开始计划着在这个时代投胎。
$ i8 \1 s+ Q; N. z: m  我看着许仙,心里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他妈的,许仙真是给我们男人丢脸啊!对面的许仙也开始打量起我来,眼睛里闪烁着捉摸不定的光。; C0 o3 f$ M/ Q& r, s
  突然,许仙大叫一声,指着我背后,“鬼吏追来了!”我下意识一回头,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后脑被重物击中,晕倒在地。闭眼晕倒前,我看到了许仙奸计得逞的笑容,心里骂了一声,“狗娘养的,暗算我!”4 V; l, E$ m% l) ~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穿着许仙的长袍,两个面目可怖的鬼吏押着我,走进了一道黑漆漆的隧道。3 x: F1 l( ^+ y) a  ?1 f5 T
  “这是什么地方?”我无力问道。
, o/ V5 l8 n, v! Y4 j  “回光隧道。许仙,你不要反抗了,阎王已经命你还阳,送你回到你娘子白素贞身边。好好活着吧!”鬼吏冷冷笑了一声,我的脑子里一阵混乱,完了,他们将我误认成许仙,要将我送回宋朝当许仙!
9 z/ z) g/ {6 u& x  不过,也不错。既然我已经死了,投胎到哪里都一样。说不定,得到千年蛇妖白素贞的帮助,我可以修炼成仙人,穿越时空再回现代,不就可以和爸妈团聚,和同学再会了?帅啊,就去转世当许仙好了!! W2 `- O7 L% B+ z, Z
  打定主意,我非常配合地跟着鬼吏走向隧道深处。鬼吏看这个“许仙”变得如此配合,也乐得轻松,没有多想。转瞬间,我来到隧道一处出口,穿越一道光门,进入了一个和丰都城很想的地方。这里大概就是千年前的地府吧?
/ L3 p* H- }2 G2 {1 _, b, I  鬼吏带着我走向一处拱桥,我兴奋问道,“仙官大哥,这就是奈何桥吧?”8 v/ A. P" E0 f
  鬼吏嗤笑道,“傻瓜,你是还阳不是再投胎,怎么能让你走奈何桥呢?这是专门为了让你这样的鬼魂还阳的『好生桥』!”/ {" g  R0 ?* v: `
  恍惚间,我看到远处一片人影在看着我,最醒目的就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看不清面貌,依稀在向我挥手。难道是白素贞?( u* [$ m2 Y* O; R0 K8 A$ Q1 U
  没来得及让我说话,鬼吏一推我的后背,一阵天旋地转,我又晕了过去,向好生桥下摔去。. W2 J3 Y3 Z1 i1 ]
  猛然一个激灵,我从床上坐起,看着头顶粉红色的床帐,心里嘀咕道,“难道我已经还阳了?这是许仙的卧室?太恶俗的装修了,竟然是粉红色的床帐。”9 }1 z; _! [1 S
  失神的我,怀中一沉,一道清香钻入鼻孔,抽泣的柔美嗓音响起,“相公,奴家担心死了,还好相公无恙!”
; q  b7 O9 G% \) N- E4 B3 u  飘飘白衣乱云鬓,水样双瞳点绛唇,好美的白素贞!她扑在我身上一阵轻轻颤抖地哭泣,不知道是后悔将许仙吓死,还是怕许仙知道她的“秘密”。不过,我这个许先是不会介意她任何的秘密,绝对用百分之百的爱去呵护她,我暗暗发誓。
* W% o1 [* r0 A$ y  q  “相公,奴家真怕失去你!”白素贞伏在我的身上,轻轻说道,“相公,你不为我着想,也要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啊。”
" @$ e* f8 G# [& Y: C9 d" r! V& z  我轻轻拍着白素贞的背,安慰着这个可怜的女人,突然,我的手僵在半空,“孩子、孩子?”
% a# x8 Y" z. V! q, |, c  晴天霹雳啊!!许仙的孩子,难道我要当后爹吗???第2章、先天绿帽子的煎熬  }* V$ O, b7 G* g  ]
  许仙那个王八蛋,贪生怕死,不顾和白素贞的夫妻情义,把我打晕当成他的垫背,自己偷偷在一千年后投胎享福,让我来宋朝当他孩子的后爹。我冤啊——: k2 R' j/ Y4 x) H: ^
  看着白素贞梨花带雨我见尤怜的凄苦模样,再看看她的微微隆起的小腹,自命开明,毫无处女情节的我,也犹豫了。如果能让我投胎到许仙和白素贞见面之前该多好?哪怕是洞房之前也好啊。再退一万步说,哪怕白素贞没有怀孕也好啊。可是,她偏偏有了许仙的孩子,我这个许先可该如何自处呢?对于一个孕妇,就算我色胆包天,天生淫贱,恐怕也下不了手吧!
$ }4 y6 k* P9 [0 \3 e, U  “娘子,不要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我安慰着白素贞,但是双眼无神,白素贞更以为我是被吓坏了,魂魄受惊,对我更是歉疚,越发自责起来。这时候门外蹦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梳着双抓髻,穿着绿色的小袄,下身着一条淡绿百褶裙。小青!一定是她。2 A* e9 H+ Y* |# r* C6 r
  “小青,来劝劝娘子吧。”我招呼小青,一面抚摸白素贞的后背,不忍看她如此自责。- Q7 `1 r$ R$ Q6 w  ?
  “姐姐,相公都没事儿了,你就别在哭哭啼啼了。外面等着看病抓药的人,都快把药铺挤踏了,姐姐你快去看看吧。”小青不耐烦地对白素贞说道,连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眼,似乎对我很有意见。不对,应该是对许仙很有意见才对。放心,我会征服小青的心,让她彻底崇拜我这个新版本许仙的!
8 `' ?5 ]' t/ W4 s/ g# c( X7 s  s  白素贞摸摸我的额头,又诊了诊我的脉搏,确定我没有大碍,才迟迟离开,去前面药铺招呼客人。小青留下来伺候我,但是一双眼睛只是看窗外,看都不看我一眼。这个丫头有点意思,和电视剧里的小青相比,更漂亮更有性格。
8 h# }+ x1 [$ K# \  “小青,一直以来,你对我都有一些成见。我想,该是我们开诚布公谈一次的时候了!”我对小青开言说道。对付这个一千年前的妖怪,只要用上中学阶段班主任对付顽皮学生的思想工作绝招,大棒加蜜枣,一定奏效!+ e( P/ F! l  C; s- k% B
  果然,小青冷笑嘲讽说道,“哼,我家小姐喜欢你,难道我就要也喜欢你不成?本姑娘最看不上扭扭捏捏的男人,没有骨气,窝囊废。”最后一句,小青说得声音极小,可是还是一字不漏钻进我的耳朵。' {; G" f* s: }! U
  淡然一笑,骂许仙我最赞成,小青不骂,我都要骂。看着小青,我笑道,“小青,从今往后,我许仙要从新做人,你拭目以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我想知道,你和娘子的秘密,你能不能告诉我?”
# F. e" ]* ]6 `! E  小青看我的眼神有些奇异,听到秘密两字,她身子微微一僵,继而笑道,“什么秘密?小姐她什么都告诉你,哪里还有秘密。”
# y' A; n% K! ~2 {' u; I6 P  我看着小青的眼睛,运用心理学上的技巧,反问道,“小青,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和娘子的秘密么?我爱她,为了她连性命都可以不顾,所以我不会伤害娘子,更不想让她担忧。但是,长此以往地欺瞒下去,对娘子对我对这个家都不是好事,你说对么?”
8 l% `  [$ M/ v' ^  小青在我的逼视之下,似乎有些慌乱,挣扎地说道,“我不过是一个下人,姑爷你别胡乱猜测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h4 L. y- L2 K/ Z3 n2 y* Z
  “小青,你看着我的眼睛。你难道不相信我?对于娘子,我决无二心。娘子她从没有拿你当过下人,我难道不明白你们姐妹的情义么?小青,为了娘子,你不该对我隐瞒下去。”我心里笑翻了天,明知故问地捉弄小青,看她急得脸红脖子粗,几乎要现原形的样子,我一阵得意。唉,白素贞怀孕让我郁闷,也只能从逗小青的行为上找找乐子。而且,和白素贞、小青二人沟通,也是我取得她们信任,向她们学习法术的第一步!
) W. n. h! @5 z" n% f  小青目光突然变得阴寒,吓了我一跳,盯着我问道,“姑爷,你都知道了什么?”
3 z! Z3 w) z& R% z* H3 |( z  白素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青,出来帮我捣药!”小青身子一颤,有些后怕,冲我微微一福,逃跑式地出了屋子。白素贞没有进屋,估计是听到我问小青的话,在训斥小青的失态,更在想方设法编谎话骗我。唉,用心良苦的女人。+ [  M" x+ i* A5 i8 D: D' Y5 L( Z  X
  “相公,你的精神好些了么?”白素贞端着一碗参汤进来,热气腾腾。我心里思忖,不会是迷魂药一类的东西,给我洗脑让我丧失记忆吧?看来,要马上取得白素贞的信任,表明我的立场才行。! R1 _) o# X6 T  F
  “娘子,我许仙今生能得到娘子这样的天仙般人物为一生良伴,夫复何求?娘子于我的恩情,许仙难以回报。”说着,我站起来对白素贞深深鞠躬。这个行礼的动作是出自我内心的,她为许仙的牺牲,实在值得我对她的尊敬。
, A; J) c- l0 N, c4 d( S' d  白素贞眼泪晶莹,托住我的胳膊,柔声说道,“相公说哪里话来?夫妻本是一体,患难与共原是应当。为妻不过是尽我的本份,相公言重了。”5 h3 Z; E1 ?) e% R
  我握着白素贞的手,轻轻一吻印在她的手背上。故人保守,哪里懂得如此的情调,白素贞身为一个蛇妖,也是封建得要命,被我这个举动羞得面红耳赤,身子贴上我的身体,竟然春情大发。天啊,宋朝人真是可怜。9 E8 E( V) a% _& i4 A* ]2 ]
  “娘子,我在昏迷的时候,恍惚见看到了观音菩萨。你猜她和我说了些什么?”我知道直接说出白素贞是蛇妖的话来,她必然怀疑我的身份,也说不定难以容忍这种刺激,会离开我。所以,我决定利用观音菩萨的影响力,先给她一个心理缓冲。) I( d, j$ h* ^9 f3 W1 s
  白素贞火热的身子微微静下,认真问道,“观音大士有何谕旨?”
2 ?2 I( U, H  `: q. Z  看到白素贞如此重视,我心里一喜,淡淡说道,“娘子,观音菩萨告诉我,我命中有一位贵人,是峨嵋的仙女,她和我有宿世因缘。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年有造化……”( J5 c8 a) R/ Y: I2 L
  白素贞脸色忽白忽赤,颤声问道,“若是千年有造化,该是如何?”) z: v  D' I4 c' U
  我握住她的双手,将她搂在怀里,咬着她的耳珠喃喃说道,“白首同心共成仙!娘子,你就是观音菩萨所说的峨嵋蛇仙,对不对?”
6 \) z4 p) q$ R. W+ L+ j! J  白素贞浑身巨震,眼泪怔怔流下,看着我的眼睛,浑身颤抖不已,哀声叫道,“相公,相公,奴家——”4 G; c$ i5 m/ `# V& T
  看到时机成熟,我也顾不得许多,按捺住亢奋的心情,轻轻抱起怀中的可人儿,走向高床牙帐。我贴在白素贞的身体上,双手来回在的身体上游动,小心不押着她的小腹,深情说道,“娘子,我许仙立誓,夫妻二人患难与共不离不弃,天上地下,绝不负娘子的深情!”轻轻一吻,白素贞的心结彻底被我解开,呻吟着迎合我的爱意。& z6 r) @% F* Q+ Z" ^$ d6 f
  这一场怜惜和征服各半的大战展开,虽然白素贞有身孕在身,但是我作为一个现代人,当然明白哪些姿势适合和孕妇交欢。整整一个小时,从女上位玩到六九式,我和白素贞彻底融合成为夫妻。3 c0 `& E1 |* H3 ^  U1 I8 F2 m
  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窗外偷看,看到兴奋的时候竟然弄出了响声,被我发现。既然你要偷看,就给你看个够。许仙那呆鸟哪里懂什么情趣,完全让白素贞这绝世尤物守活寡一样,不能领略真正的快乐。在我的努力之下,白素贞的心房和身体都向我开放,酣畅淋漓之后,我们没有睡去,而是搂着对方轻轻地耳语聊天。她讲了所有的秘密,从她被我无意救起,到千年来修炼得道,乃至西湖报恩下嫁于许仙。我感动不已,对身边的痴情女子越发钦佩,引发了我对她无限的爱。白素贞,无论你肚子怀的是谁的孩子,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将来,我们也会有我们的孩子,一定!5 P9 ?  G. d5 |! @1 n# Y
  搂着白素贞,我沉沉睡去,她也甜蜜地笑着,进入了梦乡。窗外,小青瞪大眼睛,颤巍巍扶着墙走到自己的闺房,摇头道,“太刺激了,许仙那个呆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玩花样?以前一盏茶功夫就完事,现在足足折腾半个时辰,还坚挺不倒。天啊,他的那些招数,比阴阳山的淫洋妖还厉害!”. C. ^* M$ q  {) G% r
  小青这里面色通红,对许仙的印象大变。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她的心里生长,让她坐立不安。从来都看不顺眼的许仙,死了一次之后,怎么变得可爱了?那道是灵芝草的作用?& ^& y+ X" e2 g
  小青这里胡思乱想,大白天药铺就歇业,说是许大夫病了,夫人照顾,所以干脆歇业。哪里知道,我和白素贞正在高潮后的酣睡中之时,药铺外一个高大衙役拍门,大喊道,“许大夫快开门,知府大人有请!”
  u% Z, z; M" g; x8 \5 b/ K
& O: U4 T& I/ N7 D4 d* ?7 P
4 d" |: d$ S" k' O" c; n1 s4 k第3章、许记“神仙套”* ?6 y( J! \$ |$ P6 ?
  知府大人有请,不得不去,我艰难地从温柔乡中爬起来,吻了白素贞额头一下,转身穿衣出门。现在我家,也就是许仙家啦,在西湖边上,让我很奇怪。此刻按照电视剧里的进度,他们应该搬到镇江去住才对啊。为什么还是在杭州呢?( H- U) J6 j- V: a  y5 Q3 _% J
  不去想那么多,坐上公门的轿子,晃晃悠悠来到杭州府衙。一进门,一个贼眉鼠眼的师爷窜过来,一把拉住我,嘀咕道,“许大夫,老爷和如芸三姨太有出事儿了。”
4 i) ?- q- j' x+ B  我可是全然不知道知府老爷是谁,看样子他和许仙还是熟人,可别露馅了。干脆装傻问道,“师爷,恕翰文愚钝,出了什么事儿啊?”
) ~7 s; N  n2 F3 j1 M. J  师爷一副意外的样子,反问道,“全杭州都知道的事情,许大夫怎么明知故问?”7 A+ s4 @7 r; ]8 R$ t2 H% A; D! r
  “啊,这个,师爷,不瞒您说,我家中也是祸事连连,前几天我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这个神智慌乱,都不记得了。请师爷教我!”说着,我赶紧给这师爷行礼,偷偷塞了一块银子过去。师爷见到钱,立即眉开眼笑。( Q2 m+ i8 f/ h; ~, j5 `: S
  “许大夫,这其实是府台大人的家丑,我们还是借一步说话吧。”师爷把我让进偏厅,偷偷告诉了我实情。原来知府的原配夫人是宰相刘大人的长女,脾气大醋坛子,给知府大人定了一个规矩,找妓女取小妾都可以,就是不能让她们怀孕,否则,别怪她使手段一尸两命!开始的时候,知府大人以为夫人开玩笑,也没有当真。可是当二姨太怀孕之后,夫人竟然带着丫鬟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活活打掉,二姨太当即疯了,投井自杀。自此之后,知府对夫人简直畏若雌虎,不敢稍有违逆。# l9 e# A, }- I6 e' {
  三姨太进门,老爷谨慎小心,可是还是让三姨太怀孕了。为了抱住三姨太的命,知府老爷只能给她打胎。许仙给三姨太打过两次胎,这次是第三次了。我一听就乐了,古代的避孕知识也太贫乏了吧?唉,要是有避孕套,知府就不必这么痛快,三姨太也不用提心吊胆担心那个母老虎原配的迫害。
' I7 z: L: e  L  打定主意,我随师爷入内晋见知府。西跨院内,一片牡丹园姹紫嫣红,蜂蝶繁忙,可是牡丹花后的一男一女却是无心赏花,哀叹不已。不用说,一定是知府和三姨太了。+ E, }- ^1 y0 F
  “知府大人在上,许仙有礼了。”我对着知府深深一作揖,又对三姨太行了礼。哪知道三姨太看见我,吓得哇哇大哭,对知府央求道,“老爷,我不打胎,我不打胎。我要给你生儿子!”+ d& y; _+ Q. ^, j. p, x( j
  知府满眼含泪,抚摸三姨太的头顶,说道,“傻丫头,你是要孩子还是要命啊?听话,打了吧。”- ~0 Z& L7 y! C
  见到两人这番模样,我的心也有些不忍。那个母老虎也太霸道!不过,转念一想,她在古代敢如此维护自己的婚姻和爱情,也算是个女中豪杰异类,值得钦佩。唉,可怜的知府啊。
+ V1 Z+ o; W! M  G* ~8 B4 g: f  别的方子不懂,可是古代打胎的方子,在电视剧里就看过无数次,自然信手开来。再加些中和的药物,一张麝香为主、红花为辅的方子写毕,派人去熬药。看着三姨太和知府的模样,以后一定还是忍不住亲热,再次中彩,再次打胎。我心中一动,对知府说道,“老爷,长此以往不是办法,老爷可想过如何避孕?”. i7 n. [  [$ ~
  “避孕?”知府一愣,转而明白了意思,摇头苦恼说道,“我每次都在射前抽身而退,怎么还是让如芸怀上了呢?大夫教我。”
' h* s0 I& J/ h- P  靠,这知府倒坦白,拿我当自己人,连性经验都向我请教。既然人家问,我就大方回答。
3 S9 d$ l4 j- n* b; v$ J2 k  “老爷,我倒有个建议,老爷用避孕套不就行了?”我对知府说道,记得看一本书中写,宋朝就已经有避孕套了,知府应该见多识广,能搞到这东西吧?+ K, V) ?/ J1 a3 Y8 g% v7 c( j4 H
  知府又是一愣,傻傻问道,“避孕套是何物?”* Q0 d4 a$ i8 y. N+ }
  “这个、这个,避孕套就是可以带在男人的宝贝上,防止女子受孕,而且可以延长房事时间,非常干净好用的宝贝。”我只能如此硬解释。
' \* ?; S. c, A! j  知府一听可以避孕,又能延长房事时间,眼睛大放光明。就是如芸也眼睛一亮,似乎有些期待。知府着急问道,“翰文,如此好的宝贝,赶快拿给本府。多少钱,本府都肯出啊。”4 L1 O/ z; u/ J/ C6 a* i7 _
  “老爷见外了,这东西不值什么钱,只是制作起来费时,七天之后,我定然送到府上。到时候,希望知府大人可以准许我在全杭州公开卖这避孕套,就是大人对我的最好回报。”我低头恭顺说道,对于自己的避孕套销售前景大大意淫了一把,哈哈哈哈。
9 u8 W& s! ]/ f: N6 [1 N1 w  c5 y: ~  知府高高兴兴派人把我送回家,刚进门我就对小青说道,“快去派人卖猪场子!越多越好。”: K3 g* q5 n& c! B
  小青捏着鼻子叫道,“那么臭的猪场子,买来做什么啊?”
) i- O* w; o  \6 i# D  “避孕套!”我丢下一句,已经钻进房间,去找白素贞商量。她可是法力超强的蛇妖啊,有了她参谋帮忙,避孕套一定能研制成功。至于原料嘛,就用猪肠衣代替,嘿嘿,纯天然!
2 y  p, l! \( g1 |- n# M2 _- l9 @  白素贞听完我在知府府中的经过,又仔细思量了避孕套的可行性,欣喜说道,“相公,你真是天纵奇才,能够想出如此妙的医具。从今往后,你就是杏林中留名千古的医者了!”
3 ^  y& X6 V# |5 F* C- t  呵呵,发明避孕套的医学家,和扁鹊、华佗并列,为后世称颂?太夸张了吧,哈哈哈哈,我又不自觉坠入意淫。
7 ]1 i' S0 O7 [8 X5 H8 {' J. w5 c  小青老大不愿意,找来五鬼,卖了几十斤的猪肠子。接下来我的命令,几乎让她现原形抓狂,那就是把猪肠衣剥下来,不能有丝毫损伤。小青嘟着嘴巴,恶狠狠地剥肠衣。我当然不能得罪她太过分,笑脸表扬了几句,还特意给她泡了一杯茉莉花茶去腥去臊。9 S8 M0 x) v# k/ W8 k- R1 {+ [
  白素贞也加入剥肠衣的行列,小青自然也没话好说,乖乖一起剥。大概剥了百米长的肠衣下来,看到如此巨大的避孕套雏形,我乐得几乎合不拢嘴。大概按照自己宝贝的长短,制作了标准型号。又替知府大人一类的中老年人考虑,制作了小号。至于大号嘛,肠衣有弹性,可以兼容中号和大号啦。$ f5 L7 E' p. W' A& C4 _; C2 x
  制作好外形,接下来要进行去腥工艺,我决定用酒,这样可以起到麻醉和延时双重功效。用黄酒炮制过的肠衣,比较柔软,贴合肉感。最后就是封装,保持水份的问题。白素贞固然可以用法术保持肠衣的水份,但是如果有和尚、道士买去用,岂不立即发现上面附有妖气?那就反而不美了。虽然我的担心有些变态,但是不能不防。于是,我决定用荷叶加莲蓬的方法保险。用嫩荷叶包装避孕套,加冰后塞入莲蓬心中,可以批量运输,又非常美观。至于造价嘛,先定在一两银子。这可是高档消费品,老百姓的市场只能慢慢开发,先满足知府大人的需求吧。: {- ?% G/ u) f3 b9 C) S! c( z+ D
  七天之后,我带着避孕套踌躇满志来到知府府上,交货之后,知府脸上浮现一抹感激和兴奋的笑容。回到药铺,继续歇业一天,搂着白素贞上床倾诉我的得意。白素贞,应该叫娘子了,已经开始传授我法术,教我修炼。虽然学的慢,可是我还是很高兴,在这个医学落后的时代,我运用来自未来的知识,真的可能成为一代医圣哟。嘿嘿,一个靠卖避孕套发家的医圣。, c/ t4 l5 {5 ?
  第三天,知府大人竟然登门拜访,三班衙役鸣锣开道,我和白素贞都有些诧异,我更是有些受宠若惊,知府可是相当于现代的市长兼市委书记啊,亲自上门拜访,我太有面子了。左邻右舍都是艳羡不已,却都不敢过来搭话,人家可以知府大人啊!0 S6 C2 O  o1 N( m
  轿子直接抬进后宅,知府从轿子里走出来,看见我之后,竟然老泪纵横,拉着我的手激动不已,“翰文,翰文老弟,哥哥今天来谢谢你!十年了,十年了,半个时辰,半个时辰!!”$ L8 }- `* o3 t4 g
  知府是不是有些老年痴呆啊?怎么竟说些听不懂的话?1 v. ^7 F8 [# F- l
  娘子自然不能抛头露面,在厅中布了茶点,请知府入内。知府还是拉着我的手,携手入内。三班衙役都守在门外,娘子也入内室去绣花。知府看左右无人,老脸红红地说道,“翰文老弟,昨天在醉红楼,我和红姑娘小玉竟然足足做了半个时辰!你给我的避孕套太好用了,那简直就是“神仙套”啊!”
2 i0 w8 y- e: t$ _, {  靠,看知府这么老,竟然借助避孕套可以玩半个时辰,太强了。看来古人的身体就是强悍啊,一个书生知府都有这份功力。
8 R: {) K, h5 k3 l1 A  知府这次来,除了感谢,竟然给我带来了一块扁,上写:神仙套。三个大字!我的乖乖,知府大人真是爽昏了头,这种东西也写成扁?!收了扁,知府又定了一批避孕套。当然,价钱是十两银子一个,嘿嘿。看知府的激动样子,我猜他是要把这东西进贡给皇上!一定是,凭借这个东西,知府大人青云直上,只在顷刻间了。看来要好好结交一下这位知府大人啊。
1 o! Q; H9 X1 t  _' J  我打定主意,在这个没有避孕套的年代,就用它去开创我的事业,挖人生第一桶金!
+ X. r0 v9 H. G: D2 s! B  知府走后,门外又有人拍门投柬,打开一看,竟然是他们!
3 T2 F' T; I. E* Y8 J; c- r. _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ulv 发表于 2023-1-27 17:22:51
后文呢?这么久该更新了。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w112358 发表于 2023-1-27 21:21:40
sulv 发表于 2023-1-27 17:22
, s5 r: X' M8 A: D后文呢?这么久该更新了。

4 w! |$ \! O* |! _8 N/ E4 }书名: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H3 S( \6 X% E; |, ]  c不用谢我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lv 发表于 2023-1-31 12:08:08
qw112358 发表于 2023-1-27 21:21
- X$ P0 a5 U3 Y; ]书名: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E, i9 N9 l) D6 O; G8 b不用谢我

; v& T0 `- i5 G+ M) G3 g/ S# t那我网上找找看。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majiajia520 发表于 2023-3-16 00:03:21
666啊,改写的真可以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广告投放 

GMT+8, 2024-4-17 21:2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