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AV论坛 - XAV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好友、帖吧、博客、论坛等网络上,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
推广链接1
推广链接2

 

回复: 0

灵魂的穿越

[复制链接]
yh199268 发表于 2023-3-3 10:52:10
“過了!過了過了過了!”/ U0 y6 P8 k' m* j8 z$ e
3 `, @1 v& W. p% S' m2 |5 o
深夜三點的網吧傳出一聲歡呼。周圍的目光都被吸引到站起來揮拳歡呼的張凡身上。/ c4 s4 D; m" g2 k( [  F/ x

+ N) `7 h8 S" I% P3 O# U終于過了!
) ?- k9 Y* p- M7 j3 |
3 u" D7 b7 S, ]9 _看到巫妖王腳下一地的屍體和丁哥破冰而出的身影,張凡淚流滿面。
1 ]$ a( B+ G9 V( W( y6 {7 P/ z7 R" y) c
玩過魔獸世界的都知道25H巫妖王是何等坑爹的存在。爲了它,張凡整整開荒了三個月;爲了它,張凡連考前最後一個星期都沒複習過;爲了它,張凡已經确定自己起碼要挂4科了。
% a. l( f7 a0 h2 K7 g! C3 z2 G9 V& Y7 c0 T
看完劇情,興奮完後,張凡果斷走回宿舍補覺。困得走路都東倒西歪的張凡不幸碰到富二代,于是張凡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上報紙。- @! H* D, B$ b6 L; F

; H! j6 A; V* d1 z7 g《某少年被撞飛70碼》, L6 a* t. X9 P1 o/ z' w: j" d
6 ]) q9 j7 |4 E5 u% _
“這裏是哪裏?”迷糊醒來的張凡感覺好冷,雞皮疙瘩一層層往外冒。
( R: r3 s5 y2 o9 M# B" }, ~& @+ `0 o& y2 M0 w: X; t5 x
他戳了戳眼,當場吓了一大跳!3 B# T8 I9 ?7 j  q) _/ O

, I& G! W! [; u4 v% T8 P1 [. Z張凡似乎在一個巨大的冰窯裏,冰窯内一地都是被凍結的屍體。而在被冰凍的屍體中間,插着一把劍。$ x5 J% K6 Q/ N0 R0 ^) j, K5 ]

  t5 L# H& Y. f銀白的劍體,骷髅狀的劍柄,放射着幽藍的光,拉風得不行的外形,還有周圍讓人冰冷刺骨的寒氣,不是霜之哀傷還是啥?% X( |! J6 T' O* W, V

( x* {( I, g* q' s& F  a難道我穿越成阿爾薩斯了?穿越粉張凡看着插在冰面上的霜之哀傷和一地的屍體,檢查下自己的身體,發現沒有變化。) U; Q5 K% }4 m( I
+ V3 Y0 ?5 p6 [+ f7 B) L7 p
不是魂穿,是身穿,張凡下了這麽個結論,觀察一下周圍的環境。
! }3 E/ ]9 }0 `" A' D% c* r' z2 G: C) e: q$ ]
這個冰窟不深,在張凡蘇醒的位置走兩步拐個彎就看到出口了。站出出口的張凡正好看到一頭卡車大小,全身冒火且牙尖爪利的猛獸在點燃一堆木材烤一頭小車大小的類牛狀生物!
/ c$ K$ ]. I) q7 H
- C% l" _1 C" h, m我勒個去,是魔法世界!
* K1 r7 Z9 q6 \9 p; x/ j5 Q" }% a; ~% z' I/ y9 M/ s
驚惶的張凡立馬狂奔回冰窯,直到劍前才緩一口氣。
: M- k/ v. Y- M, X* \5 Y7 Z; o$ _, d/ w1 j. P, p- r
尼瑪啊,坑爹啊,有木有啊!這竟然是魔獸森林,最經典的異界降臨地之一!
" p8 w. L" F4 e/ r* t
' Z$ l% }/ f3 B: G$ O# ]5 |我一個百無一用的大學死宅丢到這裏肯定被啃得渣都不剩了。
& t/ f. c1 I1 L
+ Q: @# X$ ^9 f+ l7 m人家都說穿越豬腳是有挂的,我的挂呢?
# k% |) c0 G! }2 B' L* _" u/ \( A3 j* F
張凡的目光移到霜之哀傷,幽藍的光輝誘惑着他。8 z! |5 \4 Z# x$ H. e

0 B  t: c# A, U這東西是吃靈魂的!
$ i0 w$ Q; i2 ]# P0 \; K9 N2 s& _" Y: U) Q* k; ?& _7 r8 q2 L
被吃了變成巫妖王也比死掉好吧。
! n+ _1 m: \, l
5 Q5 a. m4 Y6 J: Q: }/ G你沒看到地上的屍體嗎?!
1 w6 a3 i8 \  h9 d5 y
# m6 x  v+ H; Z8 j% R“老子是主角!”張凡大吼了一聲,閉上眼直奔到劍前,雙手一拔。3 V0 E4 X5 H3 t% v: a+ C' r( l1 k

6 A( L' {9 S' U4 s- n, L5 c一個淫蕩的傳奇就這樣開始了。) _6 z; m1 Z3 Y0 n/ f4 a; M0 h
# M% Q( w7 T6 |$ V: T; k: W  V
第一章 女奴騎士與不屈聖女$ P, _% j# h. p) B  w; G6 K
+ |9 ]9 n9 G/ R
拔出沉得誇張地雙手劍的張凡抱着劍摔倒在地,一股清涼的意識插進他的腦裏:
0 V* H3 j/ s1 ]- ^- N' O/ U3 i- l( A; W8 q* \6 N9 ]
“主人您好。”
7 q3 b" T) M4 C: _& l; t: O& H7 p! p
張凡愣了愣,反問:“你爲什麽叫我做主人?”1 f5 l/ t/ q1 D* \5 V

0 V6 T2 x* n, M( m/ q( N“額,因爲地上那群死人想破壞我,逼我用盡全部能量用出霜之哀傷的憤怒把他們團滅了。雖然我吸了他們的靈魂,但我連消化他們靈魂的能量都沒有了。隻能與主人締結主仆契約,借助主人的靈魂力量來消化他們的靈魂。”
( d/ X( J: Y+ f$ M2 k# L
, Y& I) S7 c4 K5 S“額,你借我的靈魂對我有害嗎?”
/ G6 S. t) h4 ?( S! R4 l/ l, {' x4 r/ v/ N$ {3 ^7 G* ]$ T
“沒有的,隻是讓主人您睡了三個小時而已。”0 ?3 z: ^8 b7 d. L8 N$ G
1 `. l' r: t$ _5 A
“喔,”張凡點點頭,“對了,我該怎麽稱呼你?小哀?還是小劍?”% \% A, m4 V, M  k! Z% T
+ s8 g$ k* o2 N) z) a+ n- W: ^
“劍你妹!,你們全家才劍!”霜之哀傷有點惱了,“主人你還是叫我琳玫吧。”- o$ J4 r) Z* L8 s, ?

0 N5 Y- i# `5 [$ N1 P0 {“啊?你是個娘們?”張凡想起《騎士的血脈》裏的同名角色。; a- f; J6 W5 a% a& E
: ^! y8 b- h  N# K0 ?5 X0 o
“進來我的靈魂空間你就知道了。”# ~9 k9 l2 h9 x# n. r: K$ ^

, ^, R! i8 M* @, T: L! c說完,張凡就感覺一道巨力把他扯進劍裏,刺骨的寒氣凍到入心入肺。' d/ t  }% C6 i( H  V6 \

5 r9 f4 C/ S5 V( Z劍裏的空間跟打LK時候的劍裏的空間差不多。那是一個圓形的小房間,夜空般漆黑的牆壁和天花,冰做的地面,還有開始散亂的被撕裂的類人狀靈魂在天花上繞圈轉。
3 Y: n4 M) a& H& C0 n5 Y& E; K; Z/ _2 A" ]; p8 y7 f
房間的中央有兩個女子,一個金長卷少女,一個黑長直禦姐。8 k: `: O; D" f  n
1 c7 H; i, u+ W
禦姐的皮膚像魔獸世界的死亡騎士一樣的淡藍色,隻穿着黑色的裹胸和熱褲,纖細的素手捏着少女的下巴逼她擡起頭,一臉戲谑地看着她的臉。
7 S) \, J4 w4 h7 @; r$ |  m6 x& b+ w( z/ }
爆乳,纖腰,翹臀,冷豔又妖媚的面容,簡直就是黑暗女王希爾娜瓦斯。
0 v' ]# i& Y/ g9 Z6 |. Y
/ v, a" g8 n3 x. M少女被冰霜鎖鏈像受難的耶稣一樣挂在一個黑鐵十字架上,身穿希臘風格的簡約白裙子,身上散發着聖潔的光輝。( q- X/ F0 ^/ a) J
: V- e/ F7 j  n1 I0 ?6 g# A
散落的金發,水藍的雙瞳,白嫩的肌膚,櫻紅的雙唇,天使般的臉蛋這個詞根本就是爲她而生的!
( ~5 {; Y  I7 {& W( k+ n% N! Y, m/ p5 s
哇塞!黑暗女王SM光輝女神啊!小凡果斷豎起敬禮!# d/ |' e9 a' B3 l
$ s: A2 d# B0 j/ s
“主人,”死騎禦姐扭過身嬌聲呼喚,向張凡走來。
  U, h4 A1 r' W5 {* N; A
# O9 t: O* h8 _% w+ X' O: X翹挺的肉峰蕩起了炫目的乳波,不怎麽見過美女的張凡直接看呆了。
/ N+ J% j' H# x) S3 X$ R* c2 T! ]- g  `
“怎麽了主人?”禦姐走到張凡跟前,左手叉腰挺胸擺了個POSS,“這個身體好看嗎?”
5 y6 B7 T2 K8 l9 d
8 ~6 V& }( ?9 v. Q“好好好,”張凡連連點頭,一雙狗爪子已經伸到豐腴的雙峰做運動了。8 b$ N2 k4 B" S/ v4 G) e, W% R

6 Y" k% t0 u% q+ w0 H& n0 ?% m“你對琳玫姐姐做了什麽?惡魔。”少女星目怒掙,“願狗的燒盡你的靈魂!”( t7 W) X  A2 W% Z3 ]5 @9 _: w
; |: Q' l, J& E1 d
“琳玫?小劍,那MM爲什麽這麽叫你。”張凡摟住死騎禦姐,兩隻鹹豬手在她身上亂摸一通。" n! h% D; |) a' K0 |2 F
( H/ K' [. t+ U- Q  J! O' b
“劍你妹!”禦姐似乎特别讨厭這個名字,“我的靈魂因爲冰封皇冠一戰被撕成幾塊,所以借了主人的部分靈魂能量後跟這個女騎士的靈魂融合,就成了現在的我,琳玫。”
0 a/ _+ W! P6 U' m, H& I: }+ m! L; e$ b+ P  y; C0 ~2 u' J: u
“那你爲什麽不去找個男的靈魂,魔劍霜之哀傷不是應該是個爺們嗎?”
" b2 Q5 D, \$ y' h' I3 I& T( n: Z) c( |8 T
“去你娘的魔劍,我真正的力量不是用來殺人的。”琳玫臉對臉,眼瞪眼地貼着張凡說,“我真正的力量是蠱惑人心。靈魂就像田裏的地瓜一樣,活人的靈魂隻要不過度損壞,過一段時間就會長回來了。你阿爾薩斯控制一批人給我吃不就好了嗎!偏偏喜歡殺人,還經常壓榨我的力量去制作什麽死亡騎士,冰霜巨龍,到頭來全都背叛了自己。最離譜的是在冰封皇座的時候,明明一刀就能搞定弗丁和他帶來的那幫雜碎,卻偏偏愛裝13搞什麽一階段二階段三階段,搞到我被那把垃圾灰燼劈成兩半,真是氣死我了。”
, R: y  `/ o8 f1 y6 O
8 H5 `8 Z$ ^5 J- l! s“所以,”琳玫右手搭在張凡的頭上,“我想拴住你的性子。有野心不是問題,問題是要學會低調,學會好省快多地解決問題。”, U0 k; S( y4 p

9 v$ t0 I' M. P- v: _聽完琳玫掏心挖肺地一頓吐槽後,張凡安慰地抱着她,撫摸着她柔順的黑絲。! r8 v! @; q1 I7 e

  Q8 z6 q8 E% s: ^2 J“至高的狗的,請你聆聽信女的願望,燒死這對惡魔吧。”一邊旁觀的少女有碎碎念起來。  g( B0 j8 M9 o4 z8 l! c; L; f

: O3 X: n: r$ K: V“狗的?狗的是什麽?”張凡疑惑。
1 D! j  H! X5 }- b5 m
2 H# f" l1 h+ @0 g- m! `( G“狗的就是這個世界的人信的光明神教的主神。”琳玫竊笑,“在他們的語言裏就叫狗的。”( P: u- J: ]2 @# v" o* [4 |/ v
0 T- k9 I+ b$ z
“這……”張凡瀑布汗。7 \0 f$ n* U. @& ]8 [. M
6 |" a+ {$ _  u2 G4 o
“喔,對了。琳玫你抓這個美女鎖在這幹什麽?”
9 D- `( j, e3 G. M2 v5 x, Z1 f3 F0 M( d  x
“他們這批人是那個什麽光明教會的人派來滅掉我的除魔小隊。這個女孩是教會的十二聖女之一。我想把她變成主人的仆人,并通過她的身份爲我們日後的行動做掩護。可是我一直控制不了她的靈魂。”- c' R# u) g7 [7 d
/ ~1 L( [5 {$ c- b* P
“你休想控制我,惡魔。”聖女扯開嗓子大喊。3 _7 m/ O$ P, F6 O3 S" b9 s

" j: U. K2 o; Z  @  A“啊?”張凡一手拍在琳玫翹挺的PP,“你演示下怎麽控制她?”- N# r5 y# |1 F5 x% `
3 d* W. A- ?2 M& n3 ?
“嗯,”琳玫雙目對着聖女一瞪,聖女立刻開始精神渙散。' @# e! Q# B9 E

/ x0 e) `/ n, O催眠瞳術?!張凡發現撿到寶了。
& C1 I; }+ t0 ~' S% m, i: h( W# @% [: b6 |$ F7 \; r& R
“成爲吾主的奴隸吧!”琳玫藍光大盛,聖女雙目失去焦點,紅唇微漲。
# l3 [) n8 O0 I6 a- W/ G. }$ R9 J1 u' Q, O/ T4 A1 h2 P
“不!”聖女掙紮了一下,身上的聖潔光輝讓她恢複了神智,“我絕不會當惡魔的奴仆的。”+ c, g' \. S3 c, S
1 ?$ A9 _" Z$ ?" j; W7 ~% R
“每次都是這樣,”琳玫嘟嘟嘴,“關鍵時刻她靈魂裏的聖光之力就出來攪局,我又沒有足夠的暗影之力去消除。”
* Y7 P/ Y/ [$ q2 W! i, {. f. p
# H! l3 U% ]$ l1 U& \( z“你剛才說什麽?聖女閣下。”張凡好像想到什麽。) \5 E7 v' N) z
0 O9 \4 p1 q. Q& c( z2 g; M, |
“我說薇薇安?阿邱菈,狗的最忠誠的信徒,水瓶宮聖女是絕對不會想你這樣的惡魔屈服的!”少女一字一頓的說。
% d, y  }: h; F9 [3 X- d! N7 Q' }* A
“狗的最忠誠的信徒嗎?”聽到這句話,張凡有了一個超邪惡的構想。0 d, v, v- p/ N7 M1 Z* g& i

/ K) `4 V3 E# _& C- Y第二章 聖女的使命
! w1 o5 p8 U- ?. @$ [& l% T8 {! k; F% j& k
“琳玫,像剛才那樣催眠她。”那個邪惡肥豬男對占據了琳玫姐姐的魔劍器靈下令。& C- |9 g6 s/ v; I& F$ x! F9 N5 ?
* g$ i% Q5 y9 w2 U
“不!”薇薇安心裏一聲怒吼,但是那渾圓的雙眼讓她神智模糊。
  I( w5 w; `2 l* Y8 {5 }
( m% E, e8 ]% N8 Q  C! [“不,我不能睡。我不能……”
/ q# }: f! ?6 x5 @2 a6 Z; H0 g) n; m: J
“薇薇安,薇薇安。”4 U  w2 d7 Q8 e) h; }1 b7 U" J

* O8 B, w% `7 q0 _* d誰在呼喚我,我死了嗎?這就是死了的感覺嗎?好溫暖,好安詳。
7 z8 `5 M" g& c: x2 r. }2 r5 y2 V4 @. M8 U7 o( ^0 X0 W
薇薇安睜開雙眼,看到一個她刻骨銘心的身影。
( W: {3 |5 y9 U6 a: i& s; S9 t+ y- J7 B8 y; S8 F
“樂芙蘭老師!”在一年前死在黑暗教會手裏的老師竟然眼前,薇薇安擠進老師的懷裏緊緊地抱住她,不住地抽泣,“老師,薇薇安……薇薇安一直好想你……”
+ }$ j5 k% b6 w1 U- S) ?4 n6 L  j/ X2 v/ L( v$ n( A2 V
“真是傻女孩。”樂芙蘭溫柔地撫摸着薇薇安的背,慈祥地看着這個最疼愛的學生。
  O7 t9 s3 c! s9 v  [: l; u/ q
6 m% C4 N+ K& ~: E& c五六分鍾以後,薇薇安從重逢的激動中恢複過來,賴在老師的懷裏。5 }$ ?9 J7 i7 u! h$ V) C' p- L+ B

4 r% D: Z) k4 e) `# \“老師,”薇薇安問:“這一年你去了哪?”+ @/ `, v, l) ?8 h
! y6 ^- ^' o/ I7 ~
“我去了哪?”樂芙蘭微笑着說:“這裏就是天國,至高的狗的最忠誠的信徒才能進入的天國。”
5 ~4 M8 z# K& @* f! y. i9 R7 U: F9 T5 P1 X, E2 g* u& N- x0 U
“啊?這裏是天國。”薇薇安驚歎。
6 w6 O, i' L0 J+ G- v
: U& }! u% r7 V1 v9 x& s" I2 g“嗯,薇薇安。”樂芙蘭老師注視着她,雙眼突然發出攝人心魂的光芒,“薇薇安,我們都是至高的狗的最忠誠的信徒對嗎?”% Y4 j9 T. y: A  F

- i7 f% F+ t+ R, e“嗯。”薇薇安呢喃着。
# }! r# ^( p% z+ E6 ~8 r, u8 c. N, f- P; ?* O7 r' G: z& q
“所以我們都是狗的最忠誠的奴仆。”
% A1 i  J* G, n& i9 x+ b8 s* G
2 u6 _1 l1 }6 y' g% _“我是狗的的奴仆。”) E; P% i; `6 [/ F: n, z
( T) r; e1 f: {1 @4 X, f' ^- m
“我們的生命,身體和靈魂都屬于全知全能的至高的狗的主人。”
/ C; D4 L0 k5 t) V( }! W- g: ]: P" u; g3 T! b3 Q
“我的生命,身體和靈魂都屬于狗的主人。”9 C; t% @6 \8 h: }5 u8 V. p

; o! a  w( x) `3 b“我們生存的唯一使命就是侍奉狗的主人。”
, t7 g  U8 q0 W) o" g2 X$ `! \5 r7 c+ B5 s
“我生存的唯一使命義就是侍奉狗的主人。”
# ?+ c! ^1 r. J; Y$ E2 v
6 A: Q! B; O2 J: A5 }- A# ^“薇薇安,”樂芙蘭停止了施法,“明白你要做什麽了嗎?”
6 C4 L8 {- V# G' K& Q
5 }3 f$ H" k1 m“嗯,”薇薇安順從的點點頭,“就是侍奉狗的主人。”
( U7 f7 y2 ~6 X1 _# u( [9 L/ W! f% }# W0 L; b) [5 V, m
“乖女孩,”樂芙蘭撫摸一下薇薇安的頭頂,“但是現在的你還不能侍奉狗的主人,主人讓我教導你侍奉狗的的知識。你要認真學哦。”
/ n* [; ~; K1 s  s  {* H1 o
! F8 L. ]1 B" J0 p) A! O“嗯,樂芙蘭老師。薇薇安一定會認真學的。”薇薇安全神貫注地看着老師。% H3 ]8 F8 V( r/ A' [. s7 w

9 ~% K2 x$ B& ?0 G  z“首先我要講侍奉狗的主人時用的一些知識,”說完樂芙蘭脫下了身上的連體修女袍,露出成熟豐韻的嬌軀,從山洪泛濫的密林中抽出一根長長的假陽具展示解說,“我們要侍奉的就是主人胯下大大的肉棒。它開始隻有很小,在我們的侍奉下它會變大,最後會射出神聖的聖精。聖精一定要根據主人的要求喝掉或者塗抹在身上哦。”
. L) _4 V) N- _! `4 D8 q! [1 n5 D# H2 J" P& X- p
“嗯,知道了,老師。”薇薇安一副認真聽講的好學生的樣子,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的話語有多麽淫穢,“我們侍奉主人就是要讓主人的肉棒變大然後射精,最後喝掉聖精或塗在身上。”( O" w/ x' L/ |' q/ V% r

9 Y# T& a% I. l“全答對了,薇薇安。”樂芙蘭鼓勵地看着薇薇安,“接着我要說的是我們侍奉主人所用的四個部位。它們分别是:”樂芙蘭雙手指着自己的嘴,“熱愛聖精的嘴巴。”,雙手滑到翹挺的豪乳上上下捏了捏,“淫蕩流奶的奶子。”,張開雙腿,雙手伸進密林中掰開粉紅的陰唇,“欠肏的騷穴。”,扭腰提臀,雙手撐開肥美的臀瓣,“還有騷浪的屁眼。”% y9 B4 @" j: V# n$ F5 |# ]
; q, ]% t: z; z' i0 s8 V0 k% w
“熱愛聖精的嘴巴,淫蕩流奶的奶子,欠肏的騷逼和騷浪的屁眼,”薇薇安跟着老師的動作在自己聖潔無暇的身上比劃着,“我記住了,老師。”) O# s) R$ Q" v1 u- M# h7 ?! `: h

$ ^! q% h* A  P7 J/ C“嗯,很好,不愧是老師最喜歡的學生。”
0 W8 p# `7 \2 {/ Q' h& U
0 L! c* E* `4 K( d# n2 n% v聽到樂芙蘭的話,一種發自内心的幸福感充滿薇薇安的心靈,舒服到極點的薇薇安不自覺的發出一聲嬌呼。4 J( v6 Q! B1 r- e4 ]0 ^
2 n0 i0 S4 Q0 c" E+ b
“最後,以後說話的時候,除非狗的主人另有要求,一定要自稱淫奴哦。”
2 T7 b; u- y1 u5 I2 B, {2 _9 I8 U
6 O" f3 a( M- G5 Z2 |  j4 A“嗯,淫奴薇薇安明白了,老師。”嬌柔順從的薇薇安似乎沒有注意到,摯愛的老師臉上古怪的笑容。
- L. N. p" m% F2 {, y% v$ f% \6 R6 U5 V6 @' @2 t
“好了,我要帶你去面見狗的主人。記住老師剛才說的話哦。”
; d8 ^8 L% D5 @
  x) I7 G: M, P( B4 s“嗯,淫奴知道了。”天真爛漫的薇薇安嬌聲應答。
- z  L0 ~& `# _1 Z4 A% z, E
0 w7 V2 q2 e' D5 Q' [4 m) T穿行那人間根本不應存在的龐大華美的建築群中,想到将要見到終生侍奉的狗的主人,薇薇安就開始興奮緊張。白皙的肌膚染上異樣的绯紅,真讓人想咬一口。
8 e. H( u! o$ L& [  o0 ]5 q, ]& d; j8 }1 B' q# X
薇薇安跟着老師一座高聳入雲的大教堂裏。從教堂寬大的正門一直鋪到最深處的紅地毯盡頭是一個簡樸但厚重的巨大皇座,皇座上坐着一個模糊的人影。
9 X# o: h& W8 Y7 a. J% x
, U! i2 i( f# E- r7 p“淫奴樂芙蘭參見主人。”樂芙蘭落落大方地跪下行禮。) ~0 ]" O& x0 r9 c5 c/ p
4 n  U) V8 N' y; r* [3 ^
“淫……淫奴薇薇安……參見主人。”薇薇安動作有點僵硬。) I+ q4 S4 W6 _! R% t( k/ l
: [9 D9 U* a. S& S, A& R
“起來吧。”皇座上的聲音平靜卻充滿威嚴。" g* I5 w" ?- P4 X1 B: S

: x* x! g# v9 N4 F) \* L! C“是,主人。”樂芙蘭扶了扶過度緊張的學生。  l! h$ z# p$ f6 D3 A8 a5 G9 V6 M8 a( g
$ i4 z) T. Z* R& A. i
“薇薇安,我交給你一個任務。”
+ j1 j- z# j* k. F/ I' I/ `( C1 s9 V- x2 R& U- E4 n
“主……主人請說。”薇薇安感到無上光榮,她激動地顫抖着。' h7 s  \: @$ G- C
8 p. N3 j+ M& r3 h, P7 J
“我想到下界以一個凡人的身份觀察世界,檢查它的漏洞。在這期間,你當我的肉玩具。”2 o+ J, x' T  W- R7 G' I3 F4 ]5 m- K

1 l- z- m8 b% U3 J6 c2 g: l“是,淫奴薇薇安一定完成任務。”薇薇安像殉道者一樣堅定地說。" t0 c+ r; h# S* u  Q
- y2 P/ A. x4 |
“好吧,薇薇安。現在我會複活你。你複活後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我在下界的化身,去吧。”* j6 u2 q) L1 d% n: o3 K* B
0 b6 g0 w8 F- w0 w  b& f  o# v
說完,薇薇安頭暈目眩,仿佛整個世界都被扭曲了。
: y$ h* S3 l# ]0 K" l- ~; B1 e+ b) H9 W
一片黑暗。% \8 l9 ~( V6 J. H

; F2 w! J" T' c: j; s% R冰窟中
/ O$ `6 W+ _5 h6 n1 Y+ ~
9 I% G6 q! a- ?9 s% v+ {  |琳玫把之前故意用冰保護好的薇薇安的身體上的冰融化,融化的積水把薇薇安身上被撕裂的希臘式白色長裙給打濕了,凹凸有緻的嬌軀盡顯眼前。% y2 u$ D$ F0 \
; G: W/ [5 n6 v6 H
“主人,我已經把那個聖女的靈魂重新導入她的身體裏了。”忙完了的琳玫說,“真想不到制造夢境還能像主人這樣用的。你是個有腦子的主人,我喜歡。”, [5 ]' `8 t( R* }
) a$ U4 J! O7 r
“喜歡就慰勞慰勞我啊,”張凡雙手從背後繞上,欲抓琳玫的偉大胸懷。
# _" C% }, ~) [6 [! Y
1 z! n! Q" N) i9 A* j“要慰勞就讓她慰勞吧。”琳玫閃身一躲,一推。
8 F9 L* J+ k7 B9 k8 t  P. Y9 Y
' q, h1 r! f, ]( s8 Y; n; d% g當張凡快要與大地母親親吻的時候,一個嬌柔的身軀拉住了他。
/ Z$ J5 s/ F# i2 |1 S; q6 ?
& K. ~+ E  R/ S# I+ J. @“主人,”薇薇安沖着在不久前恨不得将其碎屍萬段的張凡嬌聲呼喚,蔚藍水靈的雙瞳的癡迷眼神是那麽的順從,傾慕和恭敬,“淫奴薇薇安爲您服務。”! E- Z- B+ d- s! g$ Z9 v
6 D7 F( q& r6 |8 c
第三章 聖女的改造
! X! F* D8 h$ f- p) p6 z2 R; G; D) S- x0 ~
“主人,淫奴薇薇安爲您服務。”薇薇安恭順地跪在張凡面前。
1 s8 j% ^4 n' ~( a* t4 i# r) v6 x# L: @( a# d. d
“薇薇安,你聽過‘水瓶性奴’嗎?”張凡說出關鍵詞。
3 i" ?2 T# f# r
4 e2 P9 S3 I; ^聽到關鍵詞,薇薇安抖了一下,眼神空洞無比,紅唇微張,像充氣娃娃一樣一動不動。) W: i* J" \* K) C/ {
5 O2 J" ?+ O; K' i
很好,催眠效果很完美。張凡得意地笑了笑。琳玫滋滋有味地看着張凡表演。
' {' R# G) p4 T# `) T, o2 g0 p- p3 X3 u9 R" f! f" |
“薇薇安,我是誰?”$ n6 V6 w6 }9 P0 N! R: o

- V; I2 Z' ~+ ]. @' o3 M4 i5 W“你是至高的狗的,我的主人。”  i4 V, O8 S0 J/ _
  n8 `* v, ?6 {/ q* R  b1 g
“我是你的主人,所以你服從我的任何命令,是嗎?”
) M, K! s: ]! M$ B7 n
+ x: K4 f$ S- P' s: a“是,主人。”* ]- A% w0 p9 Y

0 J. w- z/ z9 ~' z% b7 F% Z4 o5 C“薇薇安,看着她的眼睛。”張凡指向琳玫。0 e9 X% _* ]* [; V1 L
2 _& ~0 c+ x+ O1 n
琳玫發動能力,讓薇薇安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态。
. p8 d( G$ s( c* l2 c3 R, M# O$ t6 i8 F. `
“薇薇安,服從我接下來說的話并把它當成自己的想法。”; V+ ^+ f$ o3 o
: b3 b& g' I! I) N
“服從……當成自己的想法……”深度催眠下的薇薇安連話都說不清。
* t) X( ]9 I( `4 g; f
* Z, E" K3 N5 K* e“當你服從主人的命令和觸摸主人的身體的時候,你都會有一種充盈的滿足感,因爲你的身體和靈魂都是屬于主人的。你喜歡這種感覺。你越是喜歡這種感覺,就越愛主人。”5 S& c. `* ^- O+ Q' q) E  [3 P( X
4 y" F. {& |$ s# _& \( z- T
“服從……觸摸……滿足……愛主人……”沉睡中的薇薇安露出甜美幸福的笑容。% |' X- ~  m/ n. o- d7 f8 @+ D2 q
, M4 G" y% S. r2 F7 ~5 Q
“你愛主人。你永遠忠于主人。你永遠不會懷疑主人。”4 U: ?5 v. J* t1 E" w! A5 g
1 d# T! G9 R) b! J
“愛主人……忠于主人……不會懷疑……”1 R% w/ b6 g7 Z! E# g% u6 E- |  y
3 l. @0 z* s( r( O& C6 {8 N
“永遠記住催眠的感覺,并覺得愛上這種感覺。”
% o2 a! k7 ~# u+ d  f8 @- ]# \( ~7 V
“愛上……催眠……”4 Q$ N' B+ P" K4 n: `& _
" Q) `0 P6 A$ @; Z/ E
“醒來吧。”
' j7 Z. R) X6 q, u8 C# |. _
# e& I! h* }) R3 J“主人。”薇薇安呆滞的雙瞳回過神來,熱切地看着張凡。
# Y$ O% o. S  V' Y* S! z( ?. v( n6 i2 e* s
“薇薇安,你剛才不是詛咒我想我死嗎?”張凡玩弄着薇薇安的胸部,玩味地微笑着。& n8 H! X9 ~* }( H" l7 @( Y# X
+ M6 y. J4 a0 G! p9 w9 V
“主人,”薇薇安惶恐地顫抖着,“薇薇安不知道您的身份……”8 w8 y- ]+ B" J( i" K

7 {5 u' |3 F: P/ {“稱淫奴!”張凡厲聲打斷她的話,糾正她的“錯誤”。
6 Q7 @9 \5 M! w2 [6 }  p- S; l6 \# a& E. \1 F
“是,主人。”薇薇安被吓得快哭了,想跪下但因爲張凡在玩弄她的乳房又不敢跪,“淫奴薇薇安冒犯了主人,淫奴……淫奴我……”3 O5 Y1 d3 \6 [" i

- h# B  V6 p. \* J“算了,吓吓你而已。”看到催眠效果如此強大,玩夠了的張凡非常滿意,抱着渾身發抖地薇薇安,感受這少女青春嬌豔的身體,“不知者不罪嘛。”
. q$ {7 c  d0 @, J7 ~/ k; `7 v4 y
$ Z! q/ O% E9 Y9 C“主人……”薇薇安整個人都貼在張凡身上,靈動的美瞳閃爍着淚光,癡迷地看着張凡。
; b, j3 n% K( D7 A' L8 C8 W( e: u* Y; n, z
薇薇安楚楚可憐的樣子挑起張凡内心最黑暗的欲望,熊熊欲火在張凡心裏燃燒,早就豎起的小張凡漲得發疼。這時一隻清涼的小手隔着衣服握着脹痛的小張凡。' F/ k; _8 g$ J
, k' c5 H( w6 A
“主人,你的肉棒好大。想要淫奴嗎?”薇薇安一副天真嬌憨的表情卻說着如此淫穢的話語。9 y: p3 E4 ?- K  b3 T8 Q
0 g, n9 E" U: j& U  S" r7 i$ l
張凡把薇薇安推到在冰上;薇薇安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爲是多麽能挑起性欲的。6 P$ u- s$ {' k5 g

+ [( l6 j7 g5 F% M, M張凡腦裏隻剩兩個字:
! n  ^" {6 i) f: H" l2 t, b( O$ u% g" i& v: x. h$ h8 [$ s
推倒!推倒!
! K9 a$ s) O8 p  A8 I9 `( ]& ]) W& P, t4 H6 b
“主人,”薇薇安嬌軀泛起嬌媚的绯紅,雙手緊緊抱着張凡,雙目含淚,“冰面上好冷啊。”
$ x# h3 ]# I" \% {
2 D+ R5 g+ ]& T# E! w. _! Z額……張凡從精蟲上腦地狀态恢複了,看到冷冰冰的冰窯和旁邊掩嘴暗笑的琳玫,這确實不是OOXX的好地方。張凡扶起凍得發抖的薇薇安,說:“琳玫,我們離開這裏吧。”
: s0 c/ Y% @- i$ d9 |- K
; I  A0 x2 |  J“是,主人。”琳玫挺胸回應,就去拔霜之哀傷。7 ^, ], v/ y8 R9 I# N

* ~# v( Q) o4 e* V5 }0 [" f“主人,謝謝。”薇薇安低頭細聲道謝,嬌羞的表情可愛得讓人想咬一口。% t6 U, }+ Q0 m5 M- n( t" p; u7 K
* _8 n. q2 q: y& D/ p8 ]
“那你就好好侍奉我吧。”張凡拉過薇薇安,抱着這個蘿莉屬性的極品少女,雙手不老實地到處揩油。9 F. j- t* t3 y# y+ C

, z- Z: W2 a7 T- K' T“嗯,啊……”薇薇安擡頭深情地看着主人,可能是被觸摸到敏感點,嬌聲呻吟。
& R4 V& H8 f) F# A6 X3 N% p+ N' x2 x' t1 g$ [
“好了沒,主人?”琳玫手握霜之哀傷問到。
1 y* ^" i. S8 {9 n7 c. o! D+ X% a6 P6 W
“嗯。”張凡才發現剛才忽略了琳玫的存在,有點臉紅。張凡拉着薇薇安的嬌嫩細手,跟琳玫走出洞穴。1 T7 ]8 \( L0 i; i4 |5 ~/ r
  x9 e$ a1 [% E; |, W! i; G
第四章 野戰
, `) r1 S! s3 D8 @% `0 L% l9 K0 x
. q4 _0 ?( l4 O. j8 L3 i/ Q+ h* |走出冰窯,張凡發現剛才在洞口烤肉吃的巨獸正在洞口前呼呼大睡。
9 Y& M$ L0 m( d% k; X7 [
! l( o! t+ s# z' \& K; D“啊,是中級魔獸炎齒獸。”薇薇安不太驚訝。
2 U0 Q2 [' _' c# ~% t! i" G& U1 V
4 `/ R; ]9 b1 I6 v炎齒獸的頭像犬類一樣狹長,雙目巨大,四肢着地行走。後肢比前肢粗壯而前肢上的骨爪比後肢上的要長和鋒利。後面有一條鞭子一樣細長的尾巴,尾巴末端有一坨厚厚的毛發,估計是用來拍打身上的蚊子的。
; r* D6 h- t% n; J+ Z6 I4 R( ^; T4 y% G( o9 H! g
薇薇安緩緩道來:“這是西永夜森林外圈最強大的掠食魔獸,我們除魔小隊來的時候就見到不少。但因爲這種魔獸很聰明,隻要你展示出他對付不了的實力,并尊重他和他的領地,他就默許你的行爲,不會攻擊你。”
- E, Y# V* |3 _$ |& M
: n9 T9 H: ~9 H0 g5 A“問題是我們隻有三個人,我隻是戰鬥力等于5的渣滓,我們打得過這畜生嗎?”張凡問。
1 r% i# w6 R$ \/ s; J8 J% g4 ^9 U& G: u. [. b, S/ E
“額……這……我隻是水瓶座的聖女,我擅長治療術和封邪魔法。”薇薇安低着頭回答。
/ y" l9 n0 J: Z
* \4 g7 |& f; B3 x, X( A! I" s1 S“琳玫,你呢?”張凡轉身問琳玫時,發現人已不再了,背後傳來一陣撕天裂地地叫聲。7 t, h, W- u4 e! {. g8 c

5 \& K% {* ~2 `4 {  P“吼!!!”5 Z: a- S9 @. t6 M: M+ |& G

- D0 i) D, D' \- j! g+ m1 A7 J$ m回頭看到滾到一邊去的琳玫,和全身冒火的炎齒獸。炎齒獸像狼一樣的頭顱上的雙目被霜之哀傷從左到右貫穿,劍身直接沒入頭顱裏,估計被傷到腦袋了,肯定活不久了。, z% z; n9 A+ k# z; g) U; v" X
% S2 L% W: V2 Z* z* i4 M
“你怎麽做到的,琳玫姐姐。”薇薇安表現得就像個好學的小姑娘,“我記得炎齒獸是一種警覺性很強的魔獸,對生命體的氣息有一種特殊感知能力。”
8 L5 X6 B$ k* z0 D' {/ \8 s( _$ W; O2 M5 L
“死亡騎士怎麽會有生命體的氣息呢?”琳玫側着臉目無表情,“從這裏走路去法伊特要四天,問題是以主人的身體素質估計八天都走不完,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坐騎。”5 {1 i! C+ W) {5 z) B& E

. R( s: @' t: {看着地上已經開始奄奄一息的炎齒獸,張凡問:“你說我們要騎這個。”
$ o! |8 \$ Q2 {6 H
: q( o4 J% p/ K* ~, h& q, ^“嗯,夠大,不是麽。”! X' x6 C8 c6 a* W

) g) d5 I  N+ i" ~5 E( H“額……”這琳玫做事情可夠震撼的。
# P! M* l, A6 a" ?) O! V3 _* ?! g9 R; u# k8 }. p
琳玫拔出死翹了的炎齒獸腦袋上的劍,說:“複活吧,吾之仆從!”
" O1 \4 s3 ]6 O7 |# r. ^" ~3 {4 y7 V5 }. ^. f
說罷,霜之哀傷冒出縷縷寒芒。一股冰冷的氣息包裹着炎齒獸。屍體上的筋肉如冰雪消融般消逝,隻剩巨大的骨骼。“吙!”頭骨的雙瞳冒出了幽藍的鬼火。整個骨架接着冒出幽藍的冰焰,骨架炎齒獸站了起來。
6 q) V; z7 a6 p! ?* y0 H! W
4 ]% P& g0 V/ u& W" k“吾賜汝之名爲冰焰!”琳玫雙手握劍插地。7 E) w$ v7 x! J+ W: l  Q& s1 t3 n8 X8 d

0 m6 l/ v/ i# e* h, l; o2 i0 G“吼!”冰焰仰天長嘯。8 ^% Q! b$ G, B3 L- E7 X& B0 C8 h

# T& r$ J. H$ E: \& ?3 H冰焰作爲一種交通工具,絕對與舒暢兩字無緣。整個背上隻有那麽一條不寬的脊柱能坐,而且這脊柱還特别硬,相當擱屁股。另外,冰焰是絕對沒有什麽減震可言的,這讓暈車的張凡很不習慣。8 [6 t* \+ v4 `+ S0 K$ M4 {, `
  i. B3 C: h/ V5 ~6 {. P
出于張凡的要求,在琳玫難爲情的目光和薇薇安溫順的目光下,張凡坐在兩女的中間。張凡前有健美禦姐,後有嬌柔蘿莉,上下其手,好不快活。& o! r1 P& ]$ R* Z' V6 U
2 T+ C2 }2 b5 T" V4 C: \
天黑前,張凡一行人走到一條小溪邊休息。冒着幽藍冷焰的冰焰配上漆黑的森林給張凡想起某些鬼故事裏的情節。  o* j7 ~' A& t/ y( y* a: q
# e' w  l2 Z9 _8 y& D2 V3 Q& P
“主人,不打擾你睡蘿莉咯。”琳玫露出一副“我懂的”的表情,看了看張凡和薇薇安,“我去守夜了。”說完,就一陣風地跑了。2 F, s2 s. n0 Y1 c
( u4 n! N' g5 [. I- ?0 n: a
“主人……”薇薇安嬌羞地低着頭,雙手放着雙腿間的私密處。% n( x) Z2 `& N) H# _# Q5 b  U
' Y* P. v1 _! h# N+ ?
“薇薇安,還記得老師教你的東西嗎?”張凡靠在一棵幾人合抱粗的大樹站着。
" S- e. c2 f0 S  Y2 P
, R1 x4 N; _- x* \9 ]“嗯,”羞澀的薇薇安一頭鑽進張凡的胸懷,聲音小得螞蟻都聽不見。
7 [/ x( v. U) s$ I+ _; S
+ u+ F2 T- \! g* T1 q* |“讓主人看看你的身體吧。”張凡雙手環抱着薇薇安的纖腰,低頭舔了舔薇薇安嬌嫩的耳朵。少女的清香讓人心醉。# z. y+ A' {/ G$ v/ Q" Z! g5 K

' h) y) j+ [  u5 u" O主人抱着我,好暖,好舒服,好滿足,好想永遠被主人抱着。1 g! U/ ]7 Y- @

$ I( C/ E7 N) ^3 }+ Y, p! P“主人,”薇薇安星瞳迷離,“淫奴明白了。”& V1 p3 j* x' i3 @/ a/ x* u
: W  u! v5 i+ q) \
薇薇安依依不舍地暫時離開了主人的懷抱,雙手拉開在戰鬥中被撕裂的有點走光的白色長連衣裙的肩帶。玉指一放,整條連衣裙從玉砌的溫潤嬌軀上滑落。. Z+ a% H4 G* _- W  ^" f
7 p0 ~/ A! D( x3 y# O
她的裙子裏面竟然什麽都沒穿!美麗的胴體就這樣擺在張凡面前任君品嘗!剛好一掌能握的俏乳,粉嫩可人的蓓蕾,曲線優雅的纖腰,稀稀拉拉的金色毛發下粉嫩的陰唇嬌嫩欲滴。看慣了毛片裏都被玩得發黑的性器,對女體隻是一知半解,眼前的嬌嫩胴體點燃了張凡的熊熊欲火。
9 H# }9 u" h4 ~! |' V1 i% r3 N: @/ i# m2 O( Y& k; y- h
“主人,淫奴好看嗎?”被主人狼一樣的眼神的薇薇安滿心忐忑,弱弱地問了一句。
# g; {- e2 S8 E1 ~2 L0 s* @0 Q% k5 d' x' a: d* [1 L
“好!”張凡張嘴含着她的粉嫩蓓蕾,一手玩弄着另一側乳房,一手揉捏着薇薇安柔嫩的臀瓣,享受着那溫潤的觸感。% d% @: f0 W+ k" ]6 y' ^

* t# u4 l  @6 v/ t羞紅了的玉體被挑逗起來,少女的雙手緊抱着張凡的頭,緊閉的玉唇不禁發出悅耳的呻吟:9 C- l* V4 o% c5 i4 |, ~

! n( C9 o" e: v8 Y5 @! ]“主人……啊……别舔……啊……薇薇安……好奇怪……這是什麽感覺……好舒服啊……被主人玩好舒服啊……嗯啊……”5 B& C& K1 J, S4 t; U3 [, z

% R/ U: S- {: S張凡玩弄乳房的手順勢滑倒那嬌嫩欲滴的處女穴外,潮水已經打濕了毛發,張凡的手指小心地撫摸着少女的陰唇。
3 m  \1 I% J$ r6 \/ |
  C0 N; |2 ~9 h“嗯啊……主人摸薇薇安欠肏的騷逼啊……薇薇安好舒服啊……”薇薇安記起在天國中老師教的東西,活學活用起來。2 l0 s1 m0 i4 w$ i8 [3 H$ K
3 j# W1 I6 d* B& |. f' j
張凡手指頭摸到一個不大的突起物,難道是傳說中的陰蒂?張凡轉手捏着一扯。
+ F' `" s* u3 Z
% v. \% J' z  X- T! n  M" q2 n! c/ B9 ?“啊哈……主人好疼啊……”薇薇安大聲呻吟。: y1 x! `5 Y! E% g
+ @1 W9 [: a) N: `3 m% `
“薇薇安,我要來了。”欲火焚身的張凡翻過來讓薇薇安靠在樹幹上,一手握着小張凡放在緊緊閉合的陰唇前。4 I0 d, M. k0 k* ^

2 E5 w3 [8 q+ N0 R“來吧,主人。”面如桃花的薇薇安雙手引導小張凡放在她的蜜穴口,纖腰不自覺地在扭動,“享用薇薇安欠肏的騷穴吧。”
5 N8 {  ~3 K2 \) R, H( I: b2 l$ b) {% c7 }
毫無經驗的張凡不敢太用力抽插這忠誠可愛的女奴,他溫柔耐心的輕輕抽插着薇薇安的小穴,慢慢深入出奇緊窄的小穴。薇薇安的肉穴不斷的夾緊,肉壁上一層層的圈圈一樣不斷地蠕動,像一張小嘴在吮吸着他。
+ z# [  R3 H3 t$ }: }- w6 d# V( V2 ]% D% |% f8 u0 F( I( Z
“主人……嗯啊……好癢……下面好癢……”薇薇安雙手環抱着張凡的頭,毫無贅肉的細腿夾着張凡的腰,俏臉後仰發出愉快的呻吟。
- b1 p  _$ |' \! C
4 i; c6 o7 t7 P) n$ x/ `7 r! T7 H1 J“用力肏我……對,就是這樣。好爽啊……主人,唔……”張凡一吻封着薇薇安的嘴,張凡粗糙的舌頭攻入薇薇安的口腔裏,激烈地舌吻着。
9 x# H7 R1 w. T) f( E4 M- T& _
( M- E' h, f% k* y兩具赤裸的肉體纏綿着,撫摸着。" f3 {5 e. a% {5 k8 B

$ m+ P& g, M3 U1 Q  I) [! R: N西永夜森林霜之哀傷冰窯: r- r- }! D7 O( W, K- ]

- x+ S, j. _5 z# B“奧列妮娜女士,都找過了,沒找到魔神預言中的神器。”一個一身黑铠,黑布蒙頭的人問。/ O/ W% i7 n9 x& j; _/ m

4 ~3 M- q! H$ q% b0 C4 i“切,神聖教廷的狗賊又搶先了一步。”旁邊穿着一身黑長袍的祭祀打扮的猥瑣男咬牙切齒。
3 D$ e) w: d& ^% @! z
1 J" u+ n' F; Q: K2 _9 C1 m# H“不,還不一定。”一個同樣穿黑長袍的美得勾人魂魄的美女一臉平靜,“地上的屍體有幾具?”2 p8 c! Z! x% f, r# a  Q
( |3 s- f& O% T2 J' [! V  _
“共28具,聖騎士,祭祀,冒險者都有,但是找不到理應來這裏封印神器的聖女的屍體。”/ z8 J0 q. T2 P  K

: f. k5 A6 a8 ~+ m) d“呵呵,”美女露出狡黠的笑容,旁邊的猥瑣男和蒙頭男爲之一震,“很明顯,聖女的隊伍拿到了神器,但傷亡慘重。我們還有機會截住她們。”2 k& ?$ ]1 U& |0 W
2 `6 h6 L: }9 p& F* y* d# j  j& ]
“出發吧。狩獵的時候到了。”性感的紅唇吐出陣陣殺機。
这里因你而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广告投放 

GMT+8, 2024-4-17 19:4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